融资逾2000万美金,magmode名堂推进中国服装品牌革命

  • 来源 产业经济在线
  • 作者
  • 日期 2017-09-25 09:47
     2017年9月22日,magmode名堂在北京法国大使馆的官邸,携其下MASHA MA、SEAN SUEN, 徐嘉政、周晓雯等四位世界顶级时装设计师,展示其全新2018春夏男装系列作品,并呈现9位合作设计师的时装展。现场有多国大使、来自三十多个中国核心购物中心的负责人、欧美时尚产业家族成员、五十多家行业重要媒体见证。名堂同时宣布获得由凯辉基金旗下凯辉创新基金领投,创新工场跟投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
 
     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表示:“中国的时装品牌洗牌已经开始,在未来个性化消费需求不断高涨的背景之下,原有’供应链品牌’和’渠道品牌’红利期将结束,特质化的设计师品牌将占据未来中国服装市场。中国迎来服装品牌洗牌阶段”。
(magmode名堂品牌论坛)
     成立仅22个月,名堂完成了一个集合店品牌,和四个独立品牌的孵化。不仅作为品牌孵化器的名堂集合店占据三里屯太古里、成都ifs、上海新天地等中国时尚地标的核心位置,其孵化的单品牌,也各自开始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成都太古里等中国顶级商圈的布局。传统服装公司通常需要几年才能孵化一个品牌,名堂用22个月孵化出的四个品牌,还成为唯一能落位顶级购物中心国际品牌区的中国品牌。其中SEAN BY SEAN、MATTITUDE等品牌一推出,马上入选购物中心最关注品牌TOP50。
 
     在发布会前举行的品牌高峰论坛中,magmode名堂邀请到来自世界排名第一的男性时尚刊物《智族GQ》编辑总监王锋、进军服装设计领域的知名艺人胡军及其品牌JUN by Yo的联合创始人王怡鸥,中国零售男人圈召集人、京东集团战略副总裁赵英明,著名设计师MASHA MA及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等在内的多位媒体、创投与行业领导者,与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共同畅聊中国时装的产业变革、趋势与未来。
(从左至右依次为,《智族GQ》编辑总监王锋、京东集团战略副总裁赵英明、著名设计师MASHA MA、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知名艺人胡军及其品牌JUN by Yo联合创始人王怡鸥、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共同参与了magmode名堂品牌论坛)
     中国迎来了服装产业变革的关键节点
     有没有觉得越来越买不到衣服穿?有没有觉得似乎购物中心越来越没有让人兴奋的东西?
 
     名堂认为,这个藏在人们内心的疑惑,关键在于:中国此前的服装品牌,还没完成消费者对服装的一大核心需求——个性和内心特质的表达。中国服装一年生产几亿件,但大部分服装公司出身供应链或者渠道,没有内容意识和能力,没有呼应人内心需求的能力,大都是无效的生产力。
 
     在名堂看来,服装品牌的发展有三个阶段:供应链品牌、渠道品牌和特质品牌。
 
     如果查看世界服装品牌发展历程可以看到,上个世纪70年代,CALVIN KLEIN、Marc Jacobs等美国设计师品牌崛起,迅速替代美国此前做服装代工或者纯粹营销出身的品牌,这批服装设计师也最终完成了“美式时尚”的表达。上个世界八十年代的日本,三宅一生、川久保玲、高田贤三(Kenzo)则完成了日本时装的表达和日本品牌的迭代。
 
     品牌最终是人内心特质的表达和呼应,中国和上个世界70年代的美国和80年代的日本类似,经历代工出身的供应链品牌和营销出身的渠道品牌,开始迎来了对能表达自我个性的具有文化特质的品牌的渴求。
 
     未来需要的服装,不仅要满足人的穿着和应用场景的功能需求,更要满足自我表达的精神需求,越来越是文化产品。
 
     而中国开始出现MASHA MA、SEAN SUEN、Uma Wang等征服世界时装圈的国际顶级设计师,名堂相信,他们将回答出,什么是中国的时装。然而设计师从秀款到成衣品牌,需要经历精神特质和审美的体系化、商品系统的专业化、供应链的高效化、渠道和运营的准确化等挑战——这便是magmode名堂自觉承担的责任,也以此为推进中国时装产业的切入点。
 
     magmode名堂定位于“设计师品牌孵化器”,但签约设计师非常谨慎,“不是会写文章的人就是作家,不是会设计衣服的人就是设计师,能完成满足中国人个性表达的设计师有且只有少数,就正如70年代美国爆发并占据市场多年的设计师品牌也就三十多个。以更细分的新中产阶层作为核心用户群体,让中国设计师从内心与需求出发,聚焦消费者的个性和特质诉求,帮助中国消费者感受穿着与风格的本质。正如品牌主理人,创下中国当代文学近年来畅销纪录的作家、《皮囊》作者蔡崇达在品牌论坛中所说到的,他在职场的上半场为皮囊找心,在接下去的下半场中,将为心造皮囊。
 
     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认为:“目前中国现有市场上的许多产品和品牌都是单品牌的公司,在市场、运营等方面都是初级、粗放和雷同的。而随着消费者分群的不断细化,特别是新一代中高端男性消费群体在不断的增长和成熟当中,他们消费能力强并注重品质,对不同场合下的着装有着自己的理解与追求。”
 
     当传统男装供应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日益变化和新中产阶层的强势崛起时,拥有不同视角与思维的品牌将在激烈的赛道中成功超车。
(从左至右依次为,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贝宇诺)
     集结众多顶尖设计师 让服装为人的内心代言
     在magmode名堂旗下四位设计师在当天举行的2018春夏男装发布中,无论是Arc atelier的逍遥式优雅抑或是SEAN BY SEAN少年感十足的摩登帅气、又或是充满了生活镜头感的MATTITUDE,与回归东方意境的SEEINGMAN,这些中国最知名男装设计师在用个人才华呈现出心目中的时尚与风格的同时,也极大的满足了细分化的新中产人群的不同喜好。早在2016年5月magmode首家概念店登陆北京三里屯之时,便首期签约了MASHA MA、SEAN SUEN、徐嘉政等三位设计师,在此之后还陆续签约了新一批设计师,并计划在2018年继续签约2-3位设计师以保持新资源的不断输入。这些设计师品牌在magmode名堂集合店出现的同时,也将被打造成独立单品牌店继续扩张,这种独特的零售模式让magmode名堂成为设计师品牌试验场的同时,又是设计师品牌孵化器,具有独特视角的商业模式让magmode名堂成为唯一一个首次开店就能入住购物中心重点位置的本土品牌。这一成绩源于magmode名堂与其产品能根植于消费者的内心,且发生在当下——中国时装设计的最好时代。
 
     在店铺数量上,蔡崇达透露,magmode名堂集合店作为“试验场”和“孵化器”会长期控制在 30 家左右。品牌单店方面,到今年年底SEAN BY SEAN的门店数会增加到40家左右,MATTITUDE计划会开到 30余家,Arc atelier会开至5家左右。到明年,magmode名堂及所属单品牌的店铺数量期望能够达到 200 家左右。
(magmode名堂品牌设计师作品发布会,从左至右依次为Arc atelier、SEEINGMAN、SEAN BY SEAN、MATTITUDE)
     名堂第二步:让世界级设计师为中国设计
     名堂认为,未来的服装公司,甚至是专注消费的公司,必须具备内容能力、商业能力与产业能力。消费升级的关键,在于在满足物质性功能后,同时满足人的内心需求。
 
     名堂的特别之处在于,是中国第一个进入服装行业的内容创作团队,magmode名堂的核心成员中有众多曾是来自传统媒体的主编、总监,通过原创内容营销,概念事件发生、空间场景定义等不同维度,以内容为激发点帮助设计师品牌与消费者内心的大同,让消费者在magmode名堂得到前所未有的多重风格体验与内容感染。
 
     名堂还以“内容”意识,召集了来自国际品牌原管理层,一起尝试革新运营、渠道和供应链。“比如面料,中国拥有很好的技术底子,但掌握技术的人审美意识和能力不够,导致中国出品的面料没有特质,因此好的设计师不得不依赖国外资源,这也是中国有审美追求的时装成本很高的一个原因”。
 
     对于蔡崇达和他的团队,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说道:“我们相信magmode名堂全产业链明星团队的实力及其创新的商业模式,能够最终实现重构男装零售业态,同时凯辉基金也将利用自身在欧洲长期积累的深厚资源,帮助magmode名堂更好地将中国好的设计带到更多消费者面前,并向世界发声”。
 
     事实上凯辉不仅注入资金,也正在协助名堂完成第二步的布局:让世界级设计师为中国设计。
“此前国际品牌在中国销售,但并没有为中国人的体型、气候、生活场景、精神特质做更到位的校正,名堂打破传统国际品牌引入模式,正在搭建一个体系,让世界最好的设计师和品牌,能更准确更好地为中国设计”蔡崇达说。
 
     正如蔡崇达在品牌高峰论坛上所表示的那样,中国时装设计正处于其最好的时代,特质化品牌未来将会成为市场的主流并让中国的服装产业发生质的改变,但在收获1到100的丰厚硕果之前,必须先完成0到1的转变。
 
     在此次成功完成B+轮融资之前,magmode名堂曾在2016年11月获得由Ventech China领投,创新工场、华创资本、IDG资本跟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并在2017年5月,再度获得前投资方IDG资本加投,创新工场、Ventech China跟投的5000万人民币B轮融资。
 




【版权提示】产业经济在线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Copyright © 2002-2017 CHJZX. 产业经济在线 版权所有

融资逾2000万美金,magmode名堂推进中国服装品牌革命

产业经济在线2017-09-25 09:47

     2017年9月22日,magmode名堂在北京法国大使馆的官邸,携其下MASHA MA、SEAN SUEN, 徐嘉政、周晓雯等四位世界顶级时装设计师,展示其全新2018春夏男装系列作品,并呈现9位合作设计师的时装展。现场有多国大使、来自三十多个中国核心购物中心的负责人、欧美时尚产业家族成员、五十多家行业重要媒体见证。名堂同时宣布获得由凯辉基金旗下凯辉创新基金领投,创新工场跟投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
 
     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表示:“中国的时装品牌洗牌已经开始,在未来个性化消费需求不断高涨的背景之下,原有’供应链品牌’和’渠道品牌’红利期将结束,特质化的设计师品牌将占据未来中国服装市场。中国迎来服装品牌洗牌阶段”。
(magmode名堂品牌论坛)
     成立仅22个月,名堂完成了一个集合店品牌,和四个独立品牌的孵化。不仅作为品牌孵化器的名堂集合店占据三里屯太古里、成都ifs、上海新天地等中国时尚地标的核心位置,其孵化的单品牌,也各自开始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成都太古里等中国顶级商圈的布局。传统服装公司通常需要几年才能孵化一个品牌,名堂用22个月孵化出的四个品牌,还成为唯一能落位顶级购物中心国际品牌区的中国品牌。其中SEAN BY SEAN、MATTITUDE等品牌一推出,马上入选购物中心最关注品牌TOP50。
 
     在发布会前举行的品牌高峰论坛中,magmode名堂邀请到来自世界排名第一的男性时尚刊物《智族GQ》编辑总监王锋、进军服装设计领域的知名艺人胡军及其品牌JUN by Yo的联合创始人王怡鸥,中国零售男人圈召集人、京东集团战略副总裁赵英明,著名设计师MASHA MA及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等在内的多位媒体、创投与行业领导者,与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共同畅聊中国时装的产业变革、趋势与未来。
(从左至右依次为,《智族GQ》编辑总监王锋、京东集团战略副总裁赵英明、著名设计师MASHA MA、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知名艺人胡军及其品牌JUN by Yo联合创始人王怡鸥、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共同参与了magmode名堂品牌论坛)
     中国迎来了服装产业变革的关键节点
     有没有觉得越来越买不到衣服穿?有没有觉得似乎购物中心越来越没有让人兴奋的东西?
 
     名堂认为,这个藏在人们内心的疑惑,关键在于:中国此前的服装品牌,还没完成消费者对服装的一大核心需求——个性和内心特质的表达。中国服装一年生产几亿件,但大部分服装公司出身供应链或者渠道,没有内容意识和能力,没有呼应人内心需求的能力,大都是无效的生产力。
 
     在名堂看来,服装品牌的发展有三个阶段:供应链品牌、渠道品牌和特质品牌。
 
     如果查看世界服装品牌发展历程可以看到,上个世纪70年代,CALVIN KLEIN、Marc Jacobs等美国设计师品牌崛起,迅速替代美国此前做服装代工或者纯粹营销出身的品牌,这批服装设计师也最终完成了“美式时尚”的表达。上个世界八十年代的日本,三宅一生、川久保玲、高田贤三(Kenzo)则完成了日本时装的表达和日本品牌的迭代。
 
     品牌最终是人内心特质的表达和呼应,中国和上个世界70年代的美国和80年代的日本类似,经历代工出身的供应链品牌和营销出身的渠道品牌,开始迎来了对能表达自我个性的具有文化特质的品牌的渴求。
 
     未来需要的服装,不仅要满足人的穿着和应用场景的功能需求,更要满足自我表达的精神需求,越来越是文化产品。
 
     而中国开始出现MASHA MA、SEAN SUEN、Uma Wang等征服世界时装圈的国际顶级设计师,名堂相信,他们将回答出,什么是中国的时装。然而设计师从秀款到成衣品牌,需要经历精神特质和审美的体系化、商品系统的专业化、供应链的高效化、渠道和运营的准确化等挑战——这便是magmode名堂自觉承担的责任,也以此为推进中国时装产业的切入点。
 
     magmode名堂定位于“设计师品牌孵化器”,但签约设计师非常谨慎,“不是会写文章的人就是作家,不是会设计衣服的人就是设计师,能完成满足中国人个性表达的设计师有且只有少数,就正如70年代美国爆发并占据市场多年的设计师品牌也就三十多个。以更细分的新中产阶层作为核心用户群体,让中国设计师从内心与需求出发,聚焦消费者的个性和特质诉求,帮助中国消费者感受穿着与风格的本质。正如品牌主理人,创下中国当代文学近年来畅销纪录的作家、《皮囊》作者蔡崇达在品牌论坛中所说到的,他在职场的上半场为皮囊找心,在接下去的下半场中,将为心造皮囊。
 
     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认为:“目前中国现有市场上的许多产品和品牌都是单品牌的公司,在市场、运营等方面都是初级、粗放和雷同的。而随着消费者分群的不断细化,特别是新一代中高端男性消费群体在不断的增长和成熟当中,他们消费能力强并注重品质,对不同场合下的着装有着自己的理解与追求。”
 
     当传统男装供应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日益变化和新中产阶层的强势崛起时,拥有不同视角与思维的品牌将在激烈的赛道中成功超车。
(从左至右依次为,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贝宇诺)
     集结众多顶尖设计师 让服装为人的内心代言
     在magmode名堂旗下四位设计师在当天举行的2018春夏男装发布中,无论是Arc atelier的逍遥式优雅抑或是SEAN BY SEAN少年感十足的摩登帅气、又或是充满了生活镜头感的MATTITUDE,与回归东方意境的SEEINGMAN,这些中国最知名男装设计师在用个人才华呈现出心目中的时尚与风格的同时,也极大的满足了细分化的新中产人群的不同喜好。早在2016年5月magmode首家概念店登陆北京三里屯之时,便首期签约了MASHA MA、SEAN SUEN、徐嘉政等三位设计师,在此之后还陆续签约了新一批设计师,并计划在2018年继续签约2-3位设计师以保持新资源的不断输入。这些设计师品牌在magmode名堂集合店出现的同时,也将被打造成独立单品牌店继续扩张,这种独特的零售模式让magmode名堂成为设计师品牌试验场的同时,又是设计师品牌孵化器,具有独特视角的商业模式让magmode名堂成为唯一一个首次开店就能入住购物中心重点位置的本土品牌。这一成绩源于magmode名堂与其产品能根植于消费者的内心,且发生在当下——中国时装设计的最好时代。
 
     在店铺数量上,蔡崇达透露,magmode名堂集合店作为“试验场”和“孵化器”会长期控制在 30 家左右。品牌单店方面,到今年年底SEAN BY SEAN的门店数会增加到40家左右,MATTITUDE计划会开到 30余家,Arc atelier会开至5家左右。到明年,magmode名堂及所属单品牌的店铺数量期望能够达到 200 家左右。
(magmode名堂品牌设计师作品发布会,从左至右依次为Arc atelier、SEEINGMAN、SEAN BY SEAN、MATTITUDE)
     名堂第二步:让世界级设计师为中国设计
     名堂认为,未来的服装公司,甚至是专注消费的公司,必须具备内容能力、商业能力与产业能力。消费升级的关键,在于在满足物质性功能后,同时满足人的内心需求。
 
     名堂的特别之处在于,是中国第一个进入服装行业的内容创作团队,magmode名堂的核心成员中有众多曾是来自传统媒体的主编、总监,通过原创内容营销,概念事件发生、空间场景定义等不同维度,以内容为激发点帮助设计师品牌与消费者内心的大同,让消费者在magmode名堂得到前所未有的多重风格体验与内容感染。
 
     名堂还以“内容”意识,召集了来自国际品牌原管理层,一起尝试革新运营、渠道和供应链。“比如面料,中国拥有很好的技术底子,但掌握技术的人审美意识和能力不够,导致中国出品的面料没有特质,因此好的设计师不得不依赖国外资源,这也是中国有审美追求的时装成本很高的一个原因”。
 
     对于蔡崇达和他的团队,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说道:“我们相信magmode名堂全产业链明星团队的实力及其创新的商业模式,能够最终实现重构男装零售业态,同时凯辉基金也将利用自身在欧洲长期积累的深厚资源,帮助magmode名堂更好地将中国好的设计带到更多消费者面前,并向世界发声”。
 
     事实上凯辉不仅注入资金,也正在协助名堂完成第二步的布局:让世界级设计师为中国设计。
“此前国际品牌在中国销售,但并没有为中国人的体型、气候、生活场景、精神特质做更到位的校正,名堂打破传统国际品牌引入模式,正在搭建一个体系,让世界最好的设计师和品牌,能更准确更好地为中国设计”蔡崇达说。
 
     正如蔡崇达在品牌高峰论坛上所表示的那样,中国时装设计正处于其最好的时代,特质化品牌未来将会成为市场的主流并让中国的服装产业发生质的改变,但在收获1到100的丰厚硕果之前,必须先完成0到1的转变。
 
     在此次成功完成B+轮融资之前,magmode名堂曾在2016年11月获得由Ventech China领投,创新工场、华创资本、IDG资本跟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并在2017年5月,再度获得前投资方IDG资本加投,创新工场、Ventech China跟投的5000万人民币B轮融资。